赫章新闻网提供: 《中国青年报》点赞赫章变化!

赫章新闻网提供: 《中国青年报》点赞赫章变化! 1月21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文章《贵州省赫章县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一个昔日贫困县的共青团改革》。在贵州省赫章县这个西部县城,改革带来的变化正在发生。全文

赫章新闻网提供: 《中国青年报》点赞赫章变化!

1月21日,《中国青年报》刊发文章《贵州省赫章县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一个昔日贫困县的共青团改革》。在贵州省赫章县这个西部县城,改革带来的变化正在发生。全文如下:被录取为西部计划志愿者后,韩赟对未来有过彷徨。西部计划志愿者的工作协议为一年一签,韩赟工作这两三年,也和很多西部计划志愿者一样,曾一边服务一边准备考公务员、考事业编。
今年,韩赟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他因为工作出色、连续3年考核均为“优秀”,可以转岗为所服务社区的一名正式工作人员。
说起韩赟,团赫章县委书记詹先彬颇为自豪:“这是我们的改革成果之一!”詹先彬所说的改革,指的是始于2019年10月的“共青团基层组织改革”,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是全国18个试点县(市、区)之一。在这个西部县城,改革带来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
人才来源更多样
走进韩赟所在的金银山社区,一栋栋六层楼房错落有致。这是赫章县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容纳了1.3万人。
中午,老人们围坐在一起刺绣、晒辣椒,年轻的妈妈抱着婴儿晒太阳,幼儿园里也安安静静,偶尔传出孩子的说话声。
韩赟在这个社区工作了两年多,他看着这个庞大的社区从尚未竣工到完成绿化,他和同伴为每套单元房放好电饭锅、油盐米等生活用品,又看着一户户居民搬入、社区越来越热闹。社区居民也习惯了这些年轻人的存在,遇到问题,总来找这些小伙子。
“待了这么久,对社区有感情了。”韩赟说。2020年11月,他提交了转岗申请。
这次改革也旨在拓宽团干部的来源渠道,“考核转岗留下优秀志愿力量”是其中之一。记者来访时,赫章县已有两名志愿者转聘到有空余编制的乡镇工作并担任乡镇团委副书记,韩赟和另外12名志愿者的资料正在审批。
金银山社区里有一个设计精良的儿童活动中心,由台盟捐资百万元建成,社区“青年之家”负责管理运行,平时孩子们可以在这里看书、学跳舞、学画画,兴趣班都有专业老师辅导。“报名的老师太多,我们还要筛选。”詹先彬笑道。此外,易地扶贫安置点也建有少先队大队,有老师提供志愿辅导,“我们每年都评优秀辅导员,这个荣誉是可以用于评职称的,这是最实在的东西”。
向记者介绍挂职团县委副书记许莉时,詹先彬说:“这也是我们的改革成果。”30岁出头的许莉来自赫章县的田坝小学,原是这所村小的大队辅导员。得知团赫章县委选配挂职副书记时,许莉正要被选拔为田坝小学的副校长,但她还是报了名,“想来体验一下团县委的工作”。许莉分管团员发展、管理和少先队工作,这跟她过去的工作内容有很多相似之处,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
赫章县双坪昌达鞋业贸易有限公司老板毛昌胜以前是西部计划志愿者,在赫章县服务。离开志愿者岗位后,这个热心的年轻人和团组织一直保持联系。改革后,他被聘用为团县委兼职副书记,主要参与联系非公组织的团员。
改革一年来,团赫章县委在金融、教育、志愿者等青年群体中选配了2名挂职副书记、3名兼职副书记。
作为天地更广阔
团赫章县委的办公室里热热闹闹,坐满了年轻人。按照“县域总人口每10万人配备1名团县委机关工作人员”的新标准,团赫章县委新增了4名事业编工作人员,再加上西部计划志愿者、贵州省“万人计划”志愿者,团县委的工作力量更为壮大。
与此同时,资金也更为充足。过去,团县委想做事,需要通过各个项目东拼西凑、到处“化缘”。改革后,团赫章县委的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按照县域常住14-35周岁青年人口人均不低于两元的标准拨付。乡镇街道团委每年两万元的工作经费也纳入财政预算,由团赫章县委统一管理。今年,团赫章县委预算资金为108万元,是改革前的20余倍。
与更充足的人手和资金相对应的是,团赫章县委的工作触角也伸得更广。
詹先彬任团赫章县委书记已有3年,去年改革启动以来,按照新规定,他要列席县委常委会,县委常委会每半年至少专门听取一次共青团工作汇报。詹先彬感到,列席县委常委会一年来,他能够直观了解到县委对全县各项工作的安排部署,从而在县委中心工作中找准共青团的定位,自己的政治敏感度提高了。同时,结合县委的工作安排,他也能更快找到参与县委中心工作的切入点,主动作为。
詹先彬告诉记者,自改革以来,全县共有404名优秀青年被团组织推荐为入党积极分子,截至2020年11月初,已有118人被党组织接纳为入党积极分子。
参与群体更广泛
一群初中生则被“团建+积分”模式吸引到这场改革中。
水塘堡乡初级中学位于两个乡镇的交界处,因教学出色吸引了不少其他乡镇乃至县城的孩子到此读书。班级外的标牌上写着的不是常见的“ 年级 班”,而是“ 支部”——这是“班团一体化”改革的表现之一。
水塘堡中学的积分超市里摆着各类文具、发圈、布玩偶等奖品,等待学生可用相应数额的积分将它们兑走。参加志愿服务、打扫卫生合格、无迟到早退、有序排队就餐等都可以获得积分,出现各类违纪情况则扣除相应分数。
该校政教处主任杨雄告诉记者,学生平时可以到这里兑换奖品,为了激发学生的荣誉感、增强仪式感,学校每月还组织一次统一兑换。
“团建+积分”也是赫章县团组织普遍应用的模式,该县的农村、社区、机关事业单位等各类领域的团支部和团员都囊括在内,团支部和团员如有违纪违法、违反村规民约和社会公德等情况,经查证属实后,会被扣分乃至积分清零;而团支部和团员若在各自行业内取得成绩、荣誉,也会得到加分鼓励。
这些积分会作为团组织“星级化”评定、团员评优评先及推优入党等的重要依据。全县有36个“积分银行”“积分超市”,供团员兑换学习用品、生活物资。
在这个有80万人口的西部县城,更多变化还在发生:全县业余团校从过去的5所增加到49所,每月都有团员到“青年之家”或社区参与志愿服务,全县中小学生寒暑假志愿服务也趋于制度化……
作为首批共青团基层改革试点县的团县委书记,詹先彬和同事们还有很多事要做:流动团员管理一直是个难题,目前还没找到有效解决方案;非公企业的团支部建设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乡村振兴是接下来的又一场硬仗,詹先彬期待,这次改革能为下一步共青团投身乡村振兴打下坚实的基层基础和人才支撑。
阅读推荐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雅娟
原标题:《《中国青年报》点赞赫章变化!》

标题:赫章新闻网提供: 《中国青年报》点赞赫章变化! |http://www.bailuda.cn/new-373021.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